位置: 主页 > PC材料 >

争议多晶硅扩产:涌向低电价地区

时间:70-01-01 08:00 来源:

随着光伏产业的持续高温,有关多晶硅新建、扩产的消息多如牛毛。一时间,扩产潮盛行。

早在3月1日,工信部就印发《光伏制造行业规范条件》(下简称“规范条件”)(2018年本),相比2013版和2015版,其中的一大的变化就是针对新建和改扩建多晶硅制造项目,要求最低资本金比例为30%。

“规范条件的发布相当于是对多晶硅企业准入条件进行了规范,要求技术和规模达到要求,防止盲目扩张。”中国有色金属工业协会硅业分会多晶硅事业部主任刘晶表示。

多晶硅行业作为光伏产业的最上游,属于资金密集型、技术壁垒高的环节,企业的战略决策往往十分谨慎。然而随着光伏产业的持续高温,传导到多晶硅领域后,新建、改扩建的消息已然多如牛毛。

这一轮多晶硅扩产将呈现出怎样的特点?政府、企业、行业研究机构等各方又将作何解读?

扩产潮的背后

2017年,国内多晶硅产能达到22.7万吨,其中江苏中能(保利协鑫全资控股企业)、新特能源、洛阳中硅、新疆大全、四川永祥、亚洲硅业、江西赛维等10家企业产能超过万吨,合计占总产能的82.6%。

此外,据中国有色金属工业协会硅业分会统计,截止2018年2月底,国内在产多晶硅企业24家(包括正常检修企业),有效产能共计29.3万吨/年。且按照企业规划,2018年国内多晶硅产能将达到43.3万吨/年。

面对多晶硅产业的扩产潮,工信部在刚刚发布的2018年本规范条件中明确提出,要严格控制新上单纯扩大产能的光伏制造项目,引导光伏企业加强技术创新、提高产品质量、降低生产成本。新建和改扩建多晶硅制造项目,最低资本金比例为30%,其他新建和改扩建光伏制造项目,最低资本金比例为20%。

然而,数家企业认为30%的资本金比例并没有较大意义。

“个人认为,30%的资本金比例对企业项目而言影响并不大。而且,像生产指标的电耗等也早已达到上述要求。”河南一家多晶硅企业负责人说。

“新特能源于2008年2月20日成立,已经进行了四次扩建,目前产能达到3.5万吨。此外,今年2月28日发布了扩产计划。”新特能源公司总经理银波在论坛上介绍。

公告显示,新特能源拟投资建设3.6万吨/年高纯多晶硅产业升级项目。项目完成后,该公司多晶硅总产能将达到6.6万吨/年。项目总投资40.65亿元,资本金为12亿元,占总投资约30%。

以上不难看出,30%的资本金比例规定对企业影响甚微,企业扩产的脚步并未因此受到制约,扩产潮流依然十分盛行。

按照集团规划,东方希望在新疆要进行12万吨的多晶硅项目建设。一期有两条线,第一条线,目前产能一个月能够达到2000吨,一年产能在2万吨左右;二线的建设已经进入尾期,即将进入调试阶段。“但是,二线的投产还受到一些因素的影响,一方面是政策的许可,另一方面则取决于二线设备试车的结果。”东方希望一位不愿具名人士对记者说。

据了解,四川永祥目前的产能是2万吨/年,正在做两个基地的扩建、扩产,分别是内蒙古包头5万吨的一期2.5万吨,四川乐山5万吨的一期2.5万吨,项目均计划于2018年三季度末、四季度初投产。“因为化工行业都有调试期,真正批量应该在2019年,2019年我们会尽量投放市场。”四川永祥市场总监丁晓科表示。

值得关注的是,多晶硅的生产成本已从2012年降至了接近50%。其中,电耗、能耗、蒸汽耗、物耗下降的比较快,未来或将不再出现大幅度下降。

关于电耗,事实上也无太大下降空间。但在现阶段,各家最终比拼的还是电价,这也是多晶硅企业越来越多地向新疆、内蒙古、云南等地区转移最重要的原因。

“电价成本在总成本中的占比大约在50%左右,不同企业各有不同。”刘晶表示。

毋庸置疑,这一轮的扩产大潮背后,一方面是规模的扩大,另一方面则是布局的变化,即越来越多的项目开始向低电价区域转移。

涌向低电价地区

从各家企业的电价情况来看,低的能达到2毛多的水平,此时的电价在成本中的比例仅占20-30%,但有些地方的电价接近7毛,此时相应的比例将高达50%,不同地域电价上的差距由此可见一斑。

新疆,煤炭资源丰富、煤电价格低廉,在送出存在瓶颈的时期,吸引了一大批渴望低电价的行业的进入,这其中就包含近几年再次火爆的多晶硅产业。

如协鑫新疆10万吨/年多晶硅项目、东方希望集团在新疆12万吨/年的多晶硅项目规划,新疆已然成为多晶硅项目的不二之选。

“这段时间大家都在战略转移,去年我们协鑫也到了那边,转移是一个大的趋势,因为电力成本确实是很大的一块。但更需要注意的是转移过程中的困难,协鑫进入多晶硅十几年时间,事实上转移的事情就考虑了十年。”保利协鑫副总裁吕锦标坦言。

据了解,保利协鑫新疆10万吨/年多晶硅项目一期工程于2017年4月开工建设,截止2017年底,各建筑物土建施工已完成,构筑物的钢结构施工已完成,大型塔器和机组陆续安装就位。预计2018年3月进入大批设备安装阶段,项目将于2018年下半年开车调试并产出产品。

“2008年之前,协鑫便开始在内蒙古一带观察。新疆虽然说做了很多准备,但还是有很多困难,且项目操作不像以前一样还有试错的机会。”吕锦标谈到,“尤其是在西部、北部地区,新疆、内蒙古等地方,对于一些建设企业来说,气侯条件各方面都会影响工期。包括整个造价的控制。”

资料显示,保利协鑫在徐州的自备电厂规模仅为35万千瓦,只能供应五万吨左右的多晶硅用电,其他用电还要依靠电网。但是相比自备电厂每度电3毛多的价格,电网的每度电价格则为7毛多。与此同时,保利协鑫选择新疆一定程度上也是考虑到了其在新疆拥有电厂,用电成本低廉。

同样,新疆本地的光伏企业新特能源也拥有70万千瓦的自备电厂;东方希望也利用新疆丰富的煤炭资源发电,目前已经建成14台机组,装机容量达到420万千瓦。

据介绍,占东方希望集团产值比重最大的实际上是电解铝。其建设的数百万的煤电机组也是考虑用自备电厂来支撑其铝锭的生产。“但是,2017年电解铝遭遇到国家的宏观调控,我们建成的铝锭产业中有六十万吨的产量,一个是停建,还有一个是停产。因此,考虑到新疆地区丰富的硅资源,因此开始布局多晶硅产业。”上述东方希望人士表示。

事实上,不止是新疆,内蒙古的煤电,云南的水电,在多晶硅企业眼中也均是宝地。

“目前,我们正在和协鑫、亚洲硅业谈具体的合作。而且保山这边是独立的110千伏的地方电网,不同于国家电网的220千伏,电价权属于当地的市委市政府,电价在2毛7至3毛之间。”云南省保山市招商合作局项目主管吴良旭表示。

国产VS进口

2017年,全国多晶硅产量为24万吨,进口量约15.9万吨,除去出口量约0.7万吨,国内多晶硅供应量为39.2万吨。

从40%的进口占比来看,多晶硅扩产似乎并无不妥。但相比进口多晶硅,成本方面的劣势通过规模扩张的效应又能够走多远?

“硅料按照纯度可以分为一级料和二级料;按照材料外观,可以分为致密料和菜花料等。简单说,国内厂商目前在产能上已能满足大部分多晶硅生产需求,但单晶拉棒需要的高纯度硅料并不能完全满足,还需要进口作为补充。”一位下游单晶产品制造商透露。

通常来说,用于生产硅片的多晶硅非常忌讳一批料好,一批料不好,而在进口多晶硅方面,包括像OCI、瓦克,硅料的稳定性也是国内多晶硅下游制造商所看重的一点。

“瓦克在多晶硅的品质方面处于全球领先的地位,目前国内现在单晶硅片扩产的力度非常大,包括像隆基、中环以及晶科,还有一些其他的厂。瓦克多晶硅在多晶方面的应用还是有比较大的优势,国内现在扩产的力度也很大,但是目前来讲的话,可能在多晶硅应用方面还有一些进步空间。”瓦克市场经理秦文芳谈到。

据了解,目前瓦克一共有三个生产基地,现有产能是八万吨,在德国有博格豪森4万吨和农特里茨2万吨的产能,然后在美国的田纳西州有2万多吨产能。但后者因为2017年9月美国工厂的氢气爆炸事故,陷入停滞。

根据报道,近期隆基绿能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与总部位于韩国的多晶硅生产商OCI公司签署了一份为期三年的多晶硅原材料采购协议,合同金额约为10.2亿美元。该合同为期三年,公司将为位于中国银川、保山、丽江和宁夏的生产单晶硅锭及硅片的子公司采购约64638MT多晶硅。而隆基子公司间的多晶硅合同是与韩国OCI及其马来西亚公司签订的。

对于进口多晶硅体量较大的问题,刘晶解释称:“国内下游整个光伏产业的高速发展带动了整体多晶硅的需求,需求一直在增长,尽管国内供应也在增加,但尚不能满足需求,所以要有部分进口。另外一点,国内一线企业的生产成本已经远低于国外多晶硅企业成本。”

而作为曾经的光伏龙头企业,江西赛维LDK在经历了重组之后,其光伏硅公司方面有70%是韩资控股(韩国SNM公司),另外30%是银行和一些大的股东。根据扩产计划,2018年7月份以后,其产能也将达到2万吨的水平。

“我们没有生产要素这方面的优势,电、燃气以及蒸汽应该是同行业里价格最高的几家企业之一,目前的电价是每度电6毛多,燃气价格是每方3块多,蒸汽是每吨210-220元,这个价格非常高。”江西赛维LDK副总经理王辉表示。

据其介绍,2017年8月,在停车大修以后,赛维做了一个还原炉蒸汽回收的项目,这是比较大的一个技改,其成本降到了一个新的水平,把原来电价上涨的不利因素基本上抵消掉了。

正如一位企业负责人所言,扩产是每家企业的企业行为,这无可厚非。但在扩产的同时,一定要注意同质化。如果只跟风别家企业,而没有一个差异化的产品结构,这样的扩产一般会比较危险。

热门文章
最新文章

Copyright © 2002-2011 美艺材料资讯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