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主页 > PC材料 >

默克尔危机渐行渐近 欧洲政坛离了“铁娘子”怎

时间:70-01-01 08:00 来源:

作者:时代周报特约记者 李兮言

关于德国总理默克尔即将下台的传言,近来在西方媒体中高涨。在本月中旬举行的巴伐利亚州议会选举中,默克尔领导的基民盟在该州的姐妹党基社盟遭受60年以来最大的挫折。专家指出,如果在即将举行的黑森州选举中,基民盟和社民党得票率合计无法形成绝对多数,柏林大联合政府将很可能分裂,默克尔或提前下台。

作为掌权13年的德国铁娘子,欧洲“不可或缺”的核心领导人,默克尔的去留,引起了整个欧洲的关注。渡过无数难关的默克尔似乎已经限制了很多人的想象力,默克尔之外的有力领导者,该是什么样的?

联邦政府摇摇欲坠

10月14日举行的巴伐利亚州议会选举中,在该州长期执政的基社盟得票率仅为37.4%,比上届州议会选举减少超过10个百分点,为60多年来最差战绩。虽排名第一,但议会议席未能过半,将被迫于4周内寻找执政伙伴。

基社盟被视为默克尔所在的基民盟的“姐妹党”,鉴于基民盟并不参与巴伐利亚州选举,此次选举,基社盟与社民党的失利可以看做是德国民众对联邦政府投下的反对票。基民盟与基社盟合称联盟党,今年3月与社民党联合组成现政府。执政联盟组建7个月以来,已两次遭遇“散伙危机”。本届“大联合政府”自成立之初就根基不稳,无论是联盟党内针对难民问题的内斗,还是宪法保卫局局长风波都使得政府险些夭折。此次巴伐利亚州选举,默克尔及其领导的联邦政府再次成为最大罪人,联邦政府也因此愈发摇摇欲坠。

德国《世界报》刊文称,对基社盟和社民党在巴伐利亚州惨淡的选举结果,默克尔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无论是哪个联邦州选举、无论执政伙伴是哪个政党,只要默克尔依然是总理,他们就无法避免失败的宿命”,两党不满情绪再次被推高,内部“出走派”“倒默派”声势再度壮大。

根据德国电视二台10月18日发布的民调结果显示,在定于本月28日举行的黑森州议会选举中,基民盟预计将得到26%的选票,虽有望保住第一位置,得票率却远低于上次选举的38.7%;社民党预计获得20%的选票,大幅低于上次选举的30.7%。由此推算,基民盟和社民党得票率合计无法形成绝对多数,无法组建执政联盟。一旦黑森州议会再次失败,默克尔的地位将岌岌可危。

谁能接替默克尔

在联盟及本党内,默克尔的支持度和权力正在消解。早在2017年9月联邦议会选举,基社盟就将支持率下滑归咎于默克尔的难民政策,社民党则认为是默克尔无节制地吸收社民党政策导致两党趋同,不断向中间靠拢,致使社民党在大选中丧失中左翼选民。两党本就不甘再当执政联盟中“没有个性的小伙伴”,希望在执政中多展现政党特色、扞卫自身主张,以赢回选民,但偏偏事与愿违,巴伐利亚州选举直接宣布其希望破产。

而在外,越来越多人认为,默克尔的时代即将过去了。

据调研机构舆观(YouGov)在今年9月末的民调数据,对默克尔当前的表现,只有17%的德国人仍然“非常满意”或“满意”, 21%和33%的人“相当不满意”及“很不满意”。 “她已经不是从前的她。”德国历史学家Michael Stürmer在近期如是表示,委婉地暗示,默克尔的权力正在逐渐消失。在最近数月的民调数据中,基民盟的民调直线下降。尽管面临一连串的国内问题,默克尔本人看起来却没有任何提前立场的迹象。“我仍很活跃,并且我计划继续我的工作。”一个月前,默克尔如是表示。英国查塔姆研究所欧洲项目副研究员Quentin Peel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尽管默克尔看起来“虚弱”,但现阶段仍不明确到底谁能接替她的位置。

这也意味着,很多人即便认为默克尔的时代即将终结,但他们却没有找到令他们振奋的接替者。毕竟,在过去10多年间,默克尔的领导能力、危机处理能力有目共睹。即便她以失败而告终,她留给人们的仍旧是一个传奇。

“默克尔擅长把事情分类解决,她是个很好的危机解决者和危机经理,虽然她现在受到威胁……但"没有其他人选"仍是人们很常见的一种想法。当你仔细去考虑默克尔的接替者,你会发现脑中不会有一个明显的答案。”Peel说。Peel推测,默克尔还会在总理宝座上再坐上1824个月,她很可能不会寻求完成完整的第四个任期。 “默克尔玩了一场很长的游戏,德国政治看起来是在悄无声息地改变,但一旦变动起来,很可能是突然的。” Peel认为,不排除默克尔会突然辞职。

目前,可能接替默克尔的人选,包括新任的基民盟秘书长克拉普-卡伦鲍尔(Annegret Kramp-Karrenbauer),一位被称为“缩小版默克尔”的女性,她在政治上的实用主义与默克尔很相似。还有德国卫生部长施帕恩(Jens Spahn)。自2015年秋季的难民潮爆发后,默克尔的威望持续性受到挑战。在基民盟党内,施帕恩从一开始就反对默克尔的难民政策,每次批评都以保守派代表自居,这让他在基民盟获得很多好评及支持。

在考文垂大学政治学教授Matt Qvortrup看来,默克尔这一次的危机与以往不同。默克尔掌权13年,经历无数风浪,但她一直处在“安全”的位置,因为她的大部分潜在挑战者都来自于右派,他们对于中间选民的吸引力有限。而现在,默克尔的对手也能吸引中间选民。比如石荷州的州长Daniel Günther,他现在正领导着基民盟与绿党及自民党组成的联合政府。

默克尔主义并未终结

默克尔的去留,被视为整个欧洲的问题。仅仅在一年前,很多人对于默克尔的胜利感到欢欣。默克尔组成联盟政府,以及马克龙的当选,似乎是一颗定心丸,起码“暂时控住了已经越来越不堪的局面”。而在今天,德国及整个欧盟,都比以往更需要一位有远见和能力的领导者—特朗普领导下的美国不断挑战欧洲传统盟友的利益;英国脱欧以及整个欧洲大陆极右势力兴起;法国总统马克龙希望在欧盟改革上大展身手,但他需要德国的帮助来共同推进。这些原本都是默克尔留下的理由,也是她的救生索—但问题是,她是否还有余力能够抓住它们?

有关默克尔权力已经消解,甚至“一无所有”的留言在近几个月来高涨。默克尔在今年9月底曾正面反驳,但不到一个月,巴伐利亚的选举结果,让“默克尔时代即将终结”的声音,从质疑变为肯定。

毫无疑问,下一任德国总理仍会出自基民盟,因为该党是德国唯大旺国际娱乐网址一一个获得超过25%选票的党派。也正因如此,即便默克尔离去,“默克尔主义”未必会消失无踪。这一点让欧盟很多国家放心,德国似乎暂时不会出现特朗普那样的领导者。

  • 上一篇:10月23日锑(1#)商品指数为73.94
  • 下一篇:没有了
  • 热门文章
    最新文章
    
    Copyright © 2002-2011 美艺材料资讯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