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主页 > hdpe材料 >

华测检测内斗上演全武行 子公司指责母公司殴打

时间:70-01-01 08:00 来源:

本报记者 赵琳 张文湘

华测检测(300012,股吧)与子公司纠纷一事在持续发酵,昔日共同发展的伙伴,如今成了对簿公堂的“仇敌”。

2017年12月18日,华测检测发布公告称,其控股子公司杭州华测瑞欧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测瑞欧”)存在被转移资产的风险,华测瑞欧总经理陈建将华测瑞欧业务资源、资产、人力资源通过分批分项的方式转移。截至2016年年末,华测瑞欧总资产达3881万元。

而华测瑞欧的回复同样针锋相对,在否认了华测检测多项指责的同时,华测瑞欧还指责华测检测多名高层带领数十名人士强行进入华测瑞欧,殴打华测瑞欧管理层、限制多人人身自由。

华测检测与华测瑞欧的纠纷从今年1月份开始全面升级,对华测瑞欧正常的运营产生了重要的影响。在编制半年报时,华测检测甚至未能获得华测瑞欧完整的财务信息,这也使华测检测陷入严重违规的争议中。另外,《证券日报》记者还发现,华测检测与华测瑞欧在今年5月份发生过一起诉讼,而华测检测的声明,与诉讼中所涉的证词有明显矛盾。

母、子公司冲突逐步升级

2011年6月21日,华测检测与华测瑞欧原所有股东签订股权转让协议,以398万元的价格受让华测瑞欧51%的股权。工商资料显示,华测瑞欧成立于2009年6月份,是一家提供产品全球市场准入咨询、代理、技术服务的企业,陈建在2011年4月份正式成为华测瑞欧的投资人,并在2016年4月份成为华测瑞欧的法定代表人及总经理。

在股权转让之后,华测瑞欧的业绩保持了稳健的增长。不过,在今年1月份,华测检测与华测瑞欧管理层的矛盾公开爆发。华测检测在公告中称,今年1月份,陈建篡改华测瑞欧股东会决议等文件,将公司章程修正案中公司经营范围变更内容,擅自更改为董事会成员选举办法的变更。华测检测就此事向杭州市余杭区人民法院起诉,经法院审理认定,修改后的章程内容无效。

华测检测还提到,公司从陈建使用的办公电脑中发现,华测瑞欧业务资源、资产、人力资源等资产,正被转移到浙江瑞欧信息技术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瑞欧信息”)。华测检测怀疑,瑞欧信息名义上的法人代表为杨帅,实际上的控制人则是陈建。“今年我们各个职能部门去华测瑞欧接管,要求他们把相关办公用的东西都交出来,电脑就是在那个时候接管的,这个事情相关部门已经定性为公司内部事件。”华测检测董秘陈砚如是说。

陈砚口中的“接管”,在华测瑞欧方面却有不同的陈述。华测瑞欧在声明中称,今年12月13日,华测检测董秘陈砚、副总裁周璐、副总裁兼财务负责人王皓及华测检测上海总经理陈骞带领数十名人士强行进入华测瑞欧,殴打陈建、限制多人人身自由并连续滞留数日。

与此同时,陈建明确否认了跟瑞欧信息之间存在关联,而这点陈砚却始终持怀疑态度。“那边政府部门的人说了,只要注册公司有"瑞欧"这两个字,没有华测瑞欧的同意是不可能注册的。而且两家公司在同一栋楼,瑞欧信息不可能跟陈建没有关系。”工商资料显示,瑞欧信息和华测瑞欧的注册地址的确在同一栋楼,瑞欧信息的成立时间是今年6月14日。

华测检测还在今年12月22日发布的公告中提到,瑞欧信息提交了6个商标的注册申请,上述商标在华测瑞欧公司官网、宣传材料上可以找到,是华测瑞欧的重要无形资产,上述事件发生在陈建任期内,是陈建的重大失职。最后,华测检测要求陈建主动交出华测瑞欧的管理权。

双方冲突的加剧,对华测检测半年报的编制造成了影响。其半年报显示,华测瑞欧上半年营业收入为1807万元,净利润为381万元。陈砚解释称,2017年半年报中关于华测瑞欧的财务信息,是今年1月份和2月份的信息。不过,华测检测在财报上却并未对上述情况作出明确说明。

“我们曾向华测瑞欧索要上半年完整的财务数据,但2月份之后的数据他们并未向我们提供,我们发送的电子邮件和书面文件可以作证。”陈砚说。

而陈建对此则予以否认,“华测检测并没有找我们要2017年的财务数据,他们半年报上的数据怎么来的,你自己问他们。”

瑞华会计师事务所一位资深从业人士表示,在没有取得子公司财务数据的情况下,公司应该出具无法表示意见,而只要是公开披露的财务数据,上市公司都应该完整统计子公司的财务数据,否则将涉嫌重大违规。“子公司不提供报表,并不能成为上市公司不统计财务数据的理由。”上述从业人士说道。

“我们跟华测检测之间纠纷发生的原因,主要是方向不统一、激励不一致,公司内部的分工也没有界定清楚。”陈建说。不过,当问及因为什么事情不统一、不一致时,陈建并未给出明确的回复。而陈砚则认为,纠纷的发生是“因为个别人自己贪欲膨胀,希望获得更多的股权”。

法庭证词与公司公告矛盾

随着双方冲突的升级,今年5月18日,华测瑞欧一纸诉讼将华测检测告上法庭。华测瑞欧称,在今年1月份华测瑞欧召开年终经理层会议时,周璐承诺华测瑞欧公司经理层可以带着华测瑞欧公司的项目离开公司,和华测检测共同成立由华测检测控股三分之二以上的公司,脱离华测瑞欧独立运营,作为回报,经理层在新成立的公司中任职并持股。

华测瑞欧还指出,华测检测指派王燕担任华测瑞欧的财务,又指派王燕到杭州华安无损检测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安检测”)从事兼职工作,查处华测集团公司子公司的假账事宜。

在法庭的答辩中,华测检测明确表示,周璐在华测瑞欧公司经理层会议上的言论与华测检测无关,王燕并不是华测检测指派。而王燕本人也在庭审中陈述,其通过投简历方式应聘华测瑞欧,并非受华测集团公司委派到华测瑞欧公司工作。最终,浙江省杭州市余杭区人民法院驳回华测瑞欧所有诉讼要求。

尽管在诉讼中胜出,但华测检测、王燕在本次诉讼中的陈述,却与而华测检测12月18日发布的公告内容有明显冲突。华测检测公告称,“由于上述议案均被否决,导致陈建不满, 随即将公司委派的财务负责人以强制休假为由,强缴电脑、财务章、银行UKEY等物。”显然,华测检测在公告中承认其曾向华测瑞欧委派财务负责人。而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陈砚也承认该名财务负责人确为王燕。

“我们在并购协议里面有明确的要求,要求指派自己的财务负责人,对公司的运营进行监督。这是两种概念,王燕本来是我们公司的,是我们安排过去的,但那是另外一个法人主体,要经过公司的董事会对财务负责人进行任命。”陈砚如是说。

另外,华测瑞欧在诉讼中表示,王燕到华安检测,是为了查处华测集团公司子公司的假账事宜。而陈砚则解释称,王燕到华安检测是“内部有一些工作的协调”,华安检测请公司同事进行相互支援。

“从去年11月开始,王燕经常去华安检测做账务审查,且去得越来越频繁,导致一个多月都在旷工。于是我们要执行公司制度把她强制休假,发现她的电脑里面有大量的华安公司内审部写出来的假账的往来,一部分是内审的假账的记录,一部分是往来和对账的明细,所以在起诉华测检测的时候把这个事情也一并上报。”陈建说。

华测瑞欧内部人士告诉记者,王燕在今年7月份、8月份已经离职,记者向其询问王燕的联系方式,对方称“王燕离职后跟我们就没有关系了”。而陈砚同样以“不方便”为由,未向记者提供王燕的联系方式。

热门文章
最新文章

Copyright © 2002-2011 美艺材料资讯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