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主页 > 最新资讯 >

岁月油城

时间:70-01-01 08:00 来源:

生活的这座油城,五六十年前还是一片隶属于惠民地区的最偏远、最荒凉的盐碱滩,抬头遍布芦苇荡、红荆柳、黄蓿菜等等野生植物,低头是一片片泛着白花花盐碱的泥土和泛着白花花碱沫子的水泡子。也许是这片土地太贫瘠、太荒凉的缘故,几十里地难见人烟。甚至连树木,也很难在这块土地上扎下根。

自从打出了第一口油井,一批批的来自五湖四海、天南地北的石油人,操着南腔北调、不同方言,聚集到了这块贫瘠却又富庶的黄河入海口。从那一刻起,荒凉的原野上升起了第一缕炊烟,搭起了第一顶帐篷,挖出了第一个地窝子,建起了第一座干打垒。于是,荒原有了生机,有了活力。石油大会战初期的石油小镇是什么模样,对于六十年代末出生的自己来说,不得而知。所有的印象,都是在后来父辈们的描述,以及公开的一些老照片中得到的。据六四年第一批来到这块盐碱滩上的父辈们讲,那时的一切都是那么的简陋--会场是一座用竹板拼接、搭建起来的大房子,并有一个响亮的名字,竹板礼堂。一栋栋的红砖红瓦、青砖红瓦的平房,或四合院,或三五成排,或独门独院,拱卫在四周;一条条通向四面八方、阡陌纵横的道路,如同一个个触角,延伸到了荒原上的井场、小站。当一条条道路集中交汇到一个焦点时,一座石油小镇也就宣告了她的诞生。

七十年代的石油小镇已是初具规模了,尽管小镇不大,却也如麻雀一样,五脏俱全。一座停满了开往四面八方交通车的汽车站,一座用钢筋水泥替代了过去竹板结构的胜利会场,一个挂着三八招牌的饭店,一座平房结构的新华书店,一东一西两个百货商店,一个在记忆里仿佛叫做曙光的照相馆,以及一座每天进出不了几趟列车,却能够将人们运送到四面八方的小站,构成了自己对这一时期油城的儿时记忆。也许是居于石油小镇中心地带的缘故,位于油田指挥部南面的胜利会场,及其与新华书店之间的一大片空地的变迁历史,记忆尤为深刻。少年时,曾经引以自豪的经历便是由父亲的同事两口子带着,在胜利会场里看了一场名为《海外赤子》的电影。这是自己有生以来第一次在影院里看电影,至今还清晰地记起电影中的大部分情节,以及那首《我爱你,中国》的优美旋律。

及至八十年代,改革开放的春风也浸润着这块曾经的不毛之地。两个百货商店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商业化气息更加浓厚的百货大楼、商业大厦、供销商场等商业网点,简陋的汽车总站也被一座外墙镶嵌着马赛克的新站所替代,胜利会场及其新华书店中间的那片空地,也被修建成了一座供职工群众休闲的小公园。公园建成不久,记不清是哪一年的正月十五,油田在公园里举办了一场大型元宵灯展。看过的人们讲,由于公园内道路较窄,游人过多,一度差一点发生游人之间的拥挤、踩踏,幸亏现场管理人员疏导及时,没有酿成事故。据传,事后清洁人员从公园内打扫出几筐因拥挤而踩掉的鞋子。再后来,公园重新进行了整修,路加宽了,栽种了不少各色花木,整个公园内错落有致,布局更加合理。南邻新建成的商业街,也给这个石油小城凭添了一些商业气息。也就是在这条商业街上,第一次品尝到了咖啡,知道了喝咖啡还要加伴侣,算是我们这些从石油小城长大的第一代石油人后代的生活进步吧。

至九十年代以后,对于油城来说是建设日新月异的一段时光。高楼大厦鳞次栉比,宽阔的公路阡陌纵横,银座、肯德基国内外的着名企业入驻油城,迪厅、酒吧等等各种焕发着现代气息的娱乐场所、设施也纷纷落户到这座因石油而崛起的小城,一座现代化的电视转播塔也矗立在了这片热土上,成为新兴城市的地标建筑,也给这座略显单一的小城镇注入了现代元素。镶着马赛克的汽车总站变成了一座大型购物、娱乐场所,就连矗立了二十多年的胜利会场,以及会场门前的公园,也消失在了人们的视野中,一座平坦、宽阔,拥有音乐喷泉、地下商场的多功能胜利广场,成为了油城人休闲的又一去处。人们的出行也不再依赖那座几十年亘古不变的小火车站,飞机场、公私经营的汽车站、自驾游等都成为油城人们出行的方式。小小石油小镇也在这潜移默化之中脱胎成为了一座石油城。

时代在变,石油小城也在变。正如歌声中唱到的,房子大了电话小了感觉越来越好;道路宽了心气顺了,日子越来越好;幸福的笑容天天挂眉梢,越来越好。也许,用不了多久,当新的火车站建成后,那座至今保留着油城曾经岁月的小站,也会消失在岁月的长河中,打着几朵记忆的浪花,在一个瑟瑟秋风中飘向远方。

“在歌里在梦里,生死相依我苦恋着你。纵然是凄风苦雨,我也不会离你而去。当世界向你微笑,我就在你的泪光里。晨曦中你拔地而起,我就在你的形象里……”作为出生在这片盐碱荒滩上的石油人的后代,几十年来一路风雨走来,已经同父辈们一样,将根深深根植在了这片流金淌银的热土之中,难舍难分。也许,一首共和国之恋的旋律,是对我们这代人心声的最好诠释吧。

热门文章
最新文章

Copyright © 2002-2011 美艺材料资讯网 版权所有